• 1
  • 1
  • 2
  • 3
黨建之窗
黨建之窗

百年黨史?紅色莞中(八)︱校友袁鑒文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7-29 09:12:29   點擊次數:

  鐘靈毓秀,百廿莞中卓爾鶴立;鸞翔鳳集,才俊迸涌雙甲子!煌煌杏壇,灼灼其華,莞中學子,奇杰蔚起,德彌情深,在創校辦學光榮歷程中,始終挺立時代潮頭,情系民族,身獻國家,涌現出諸如莫萃華、袁鑒文、王魯明等一大批進步學子。

  莞中校友袁鑒文(1914-2007),東莞東城溫塘人,1928年入讀東莞中學初一年級直至1935年考入中山大學,是一位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

30年代莞中籃球隊,右起第二位即袁鑒文

  三十年代,戰火紛飛,民族危機愈發嚴重,“讀書不忘救國,救國不忘讀書”是抗日救亡時期莞中學子堅守的原則。袁鑒文校友是莞中三十年代抗日救亡活動的中肯分子,他十分憂慮國家的命運,在學生時代積極組織、參與抗日救亡運動。1933年在東莞中學與陳煜坤、汪沛銘、林耀輝等人組織了一個抗日救亡團體“革命大同盟”,團結許多有志青年投入救亡實踐;1935年入讀中大后,袁鑒文也多次參加廣州市學生示威游行,熱烈支持和聲援“北平一二九愛國學生運動”;他還與一些東莞籍的同學組成回鄉宣傳隊,在東莞中學和廣九鐵路沿線的鄉鎮進行抗日救亡活動;1936年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外圍組織——中國青年同盟(簡稱“中青”),加入“中青”后,袁鑒文經常寄革命書籍到東莞中學給莞中學子閱讀,有時還回來辦讀書會以發展莞中青年學子。在抗日救亡運動中,袁鑒文經受了斗爭的鍛煉和考驗,提高了政治思想覺悟,1937年6月,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東莞抗日模范壯丁隊成立五十周年留念(前排左三為指導員袁鑒文)

  袁鑒文校友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后奔赴延安學習,入讀抗大和中央黨校。1938年春,袁鑒文回到東莞工作,擔任中共東莞中心支部組織委員(后改組為中共東莞中心縣委,機關設在莞城力行小學,遺址位于東莞中學南區籃球場西側)。中共東莞中心縣委的中心工作是發展黨的組織,袁鑒文同志任中心縣委組織部長,分管莞城黨建工作,他以東莞中學為重點,首先在學校發展黨員,建立了東莞中學學生黨支部,大力發展了學生黨員,壯大了中共東莞黨組織,為日后東莞人民抗日武裝儲備了骨干力量、培養了領導核心。

  1938年10月12日,日軍在惠陽大亞灣登陸,全面入侵華南地區。15日,中共東莞中心縣委組織成立了東莞抗日模范壯丁隊(后發展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武裝抗擊日軍侵略。校友袁鑒文(時任中心縣委組織部長)擔任政治指導員,樊炳坤、何通、何與成等莞中進步學生不愿當亡國奴,紛紛報名參加抗日模范壯丁隊??谷漳7秹讯£犑侨哲娙肭謴V東陸地后中國共產黨在華南地區最早建立的一支直接領導的人民抗日武裝,作為東莞抗日模范壯丁隊的重要領導人和創始人之一,袁鑒文與何與成等莞中學子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作出了重要貢獻。

  1938年11月莞城淪陷后,袁鑒文校友仍積極組織黨務工作。1939年春,東莞中學在香港租用校舍與石龍中學、民生中學聯合復課,成立東莞縣臨時聯合中學。袁鑒文校友繼續在聯合中學發展學生黨員,培養了初三級的方紹謙、張廣嗣、張合穩、尹葉藩等學生。1940年春,莞中從香港遷回常平周屋廈辦學,袁鑒文從“東江華僑回鄉服務團”中抽調部分曾在模范隊的原莞中學生入校就讀。這一來,東莞中學黨員人數增多,建立了黨支部,學校黨組織不斷發展,培養了一批骨干。

模范壯丁隊政治指導員袁鑒文(右)與模范壯丁隊隊長王作堯(左)

  抗日戰爭勝利后,袁鑒文校友于1946年冬調到馬來亞(包括新加坡)任中共馬來亞華僑特別支部組織部長。解放戰爭時期,先后擔任中共五嶺地委副書記、中國人民解放軍粵贛湘邊縱隊北江第二支隊副政治委員,為粵贛湘邊人民的解放作出了貢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袁鑒文校友任韶關軍管會副主任、韶關市警備司令部政治委員、廣東軍區北江軍分區副政治委員及北江第二支隊支前司令部副政治委員。1954年2月任中南軍區師范學校訓練部長。1955年至1961年任武漢軍區《戰斗報》社社長。后調任武漢軍區高級干部文化速成學校黨委常委兼訓練處處長、武漢軍區高級干部子弟學校副校長,為黨的教育事業立了新功。袁鑒文晚年一直關心黨史工作,參加了不少黨史紀念活動,為黨史部門撰寫了許多珍貴的地方黨史回憶資料。

袁鑒文(右二)與家人合影

  “老??官亮艉茪?,東莞建黨立殊功”,可以說袁鑒文校友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奉獻了畢生精力,信仰堅定,對黨忠誠,執著追求黨的事業,矢志不移,奮斗終身!

  傳承英雄校友模范信仰,弘揚革命戰士紅色精神!袁鑒文校友必將勉勵一代又一代的莞中人在偉大的新時代不斷奮進!

  百年黨史,紅色莞中,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天天操色综合网 色就色天天综合 天天干天天射综合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